深夜芒果

本id的微博是我 玻璃瓶和冷牛奶也是我

room

新刊試閱一 大菅part

首领大地好苏~ 靜實: ※黑手黨PARO、架空世界觀   之後大地並沒有興師問罪,只是平淡地和菅原討論一些家族的現況和未來。菅原看似認真,會點頭、會附和,實際上卻心不在焉,連要給大地閱覽的報告都差點撕破。   他怕大地生氣,但更怕大地什麼都不說。   他們討論事情的時候習慣握著手,以往菅原喜歡大地溫暖又厚實的手,那讓他感到安心,可現在從手掌傳來的溫度卻讓他焦慮。   「那麼,菅,你還有事情沒告訴我吧?」   突然拋出的問題讓菅原震了一下,他不安地看向大地。   大地的眼神平靜得沒有情緒,像是大海,讀不出底下是風平浪靜還是波濤洶湧。   睫毛輕顫,脣啟又闔,菅原正在斟酌怎麼開口,嘴巴卻趕在思考前行動。   「對不起,我只是不想讓你擔心。」   不經大腦的道歉讓菅原一說出口馬上就後悔了。談論公事不需要無謂的道歉跟藉口,需要的惟有一個合理的解釋。   「在田中之前,其實就已經有跟音駒摩擦的紀錄了,不過那都只限於分家,而且他們只是趁著其他家族挑釁我們的時候火上加油,沒什麼威脅。攻擊主要幹部等於宣戰,今天音駒是宣戰了,但是聽田中說他們打起來似乎是意外,所以我原本想說不驚擾你,這幾天去找音駒的首領私下解決就好……」   「你找音駒的首領私下解決,卻不跟你家的首領講?」大地的語氣中透著莫名的醋意,但語氣輕快,甚至帶了點調侃。   「原來你沒在生氣啊。」菅原將臉貼到木質吧桌上,側著頭仰望大地,不知是如釋重負還是疲勞,抑或兩者兼具。   大地抬起仍牽著菅原左手的手摸了摸他的頭,嘆息間夾帶一絲親暱。   「放心,如果你不希望,我不會隨意引戰,下次你可以更相信我一點。」   「不是不相信你啊大地。」維持著會讓脖子痠疼的姿勢,菅原垂眼說道。   「即使田中跟音駒打起來是意外,但是如果不反擊的話,會被其他人嘲笑的啊,說我們沒膽量,不愧是『飛不起的烏鴉』……我認為以我們現在的實力絕不會輸給音駒,說不定還能奪回幾百年都沒有的城市龍頭,所以這時候還是應該要反擊的。可是」   菅原的語氣有些哽咽。   「只要有開戰,就會有傷亡,我……不希望再看到我熟悉的人死去。退一步私下解決,即使被別人嘲笑烏野懦弱也沒關係,至少、能維持現狀。我是不相信自己的選擇啊……」   是抗爭,是屈就,那是一個難以抉擇的問題。   曾經以怪物般的戰鬥力被人懼怕的烏野,如今只是失去翅膀、失去尖喙,飛不動也攻擊不了敵人的烏鴉。   大地靜靜地聽,過程中不發一語,待菅原說完,他握緊了菅原的手,低聲道。   「你不信任自己的選擇沒關係,我信任。」   退一步的選擇並不是逃避。即便弱小,只要能活下去,那便是一種強大。   「我絕對不會任意向音駒宣戰,不過如果他們變本加厲,危及到我們的時候……」   大地低下頭,脣輕觸菅原眼角的淚痣。菅原半瞇著眼,眼角的搔癢讓他害羞又不習慣。   「到時作戰計畫還是得麻煩你了,我的參謀。」   菅原抬起頭來,以覆上大地雙脣的親吻作為無聲的答覆。 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 連書名都還沒確定的新刊試閱(喂 各種詳細資訊會在所有試閱公開後一齊補上